教学天地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他山之石 > 正文
牵着蜗牛成长
发布日期:2018-05-17    作者:奉贤区惠敏学校 龙坚力   点击率:

如果用一种动物形容特殊学生,蜗牛确切不过,对正常儿童看似简单的事情可能却是他们一生难以逾越的高山,他们不仅智力落后还伴有其它残疾如脑瘫、多动、自闭症等,认知、言语沟通和运动等能力严重发育迟滞,给人以难以进步的刻板印象。在《别让孩子成为一只流泪的蜗牛》一文中写到:“上帝曾给我一个任务,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。我不能走太快,蜗牛已经尽力爬,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?我催它,我唬它,我责备它。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,仿佛说:“人家已经尽力了嘛!”我拉它,我扯它,甚至想踢它。蜗牛受了伤,它流着汗,喘着气,往前爬……”。作为特教的班主任又该如何牵着一群蜗牛快乐成长呢?

  苏联著名教育家阿莫纳什维利曾说过:“如果我力图显示出自己对学生真正的爱,我就必须以最完美的形式去显示它。而这‘最完美的形式’不一定要是多么激动人心的方式,更多的恰恰体现在一些似乎不经意的细节中。”任何教育活动都是由一个一个细节构成的。细节是什么呢?一件小事,一句话,一种行为……

要想把这些看似细节的事情串联起来还得靠记录。有人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在这个信息化的年代,电脑记载更为方便、快捷,每学期开学前我都会把纸质校历制作成电脑表格,每周一表格。一开始我只是简要地记述,如学生参加了什么活动,哪位学生没来学校,哪位学生闯祸了,谁和谁吵架了,给哪位家长打了电话,如流水帐般,只是把一日班级活动进行了简单地堆砌,自己并没有获得更深的感受和领悟。慢慢地,我开始改变记录方法,注意观察学生,思考他们为什么会这样,并把分析和反思记载在其中。我给这本班级管理记录册起了个名字叫“蜗牛行思录”。“蜗牛”指特殊学生,“行”指学生每日的行动和事情,“思”就是对学生行动的思考和自己教育方法的反思,“录”指记录。从2014我开始记载,目前这本行思录已经有2万余字,并积累了不少案例。

小喆是班级里的捣蛋大王,自控能力差,每天都有学生向我告他的状,自认为“软硬兼施”就是不造效,有时气急了会责备他“一点也不听话”。可是小喆真的得是这样屡教不改吗?于是,我在2014学年第二学期花了一周的时间仔细记录他:

周一:小喆在语文课上几次插嘴被我指出后,仍然不改正,被我批评后当场痛哭起来,于是我让一位学生给他递擦巾纸并安慰他,随后恢复正常。中午午休,我组织学生一起玩玩具,小喆用礼貌用语与同学交换玩具,我表扬了他的礼貌。下午体育课快结束时小喆不小心摔了一跤,哭哭啼跑回教室,我带他到卫生室检查无碍,提醒其走路时看清楚障碍。

周二:小喆早上又摔了一跤,在晨会课上我提醒他要注意安全,并询问他痛不痛。语文课上,他观察到我不满意班级齐读的声音,他马上带领大家大声朗读,我当场表扬他立刻改进,反应很快。午饭后,班级里一位同学滞留在操场上玩耍,小喆自觉到操场叫同学回教室,我表扬他“你做得很好。”他回答道“我反应很快的。”下午是艺术节活动,小喆因举手积极被选中上台参与扭扭的棒制作,他第一个完成任务,看到他在舞台上展示我马上给他拍照,活动结束后在全班同学的面前表扬他积极参加活动。放学后安排他打扫教室,能认真完成,并且没有喧哗。

周三:一大早,小喆就在教室里吃薯片,其他学生向我告状他没吃早餐,问其原因吱吱呜呜不肯回答,在我的指导下认真完成卫生任务。打扫结束后小喆才敢把事情说清楚,原来他在食堂推拉了一位同学,被生活老师批评赌气不吃早饭。言谈中他也知道自己犯错了,但不敢到那位同学所在的班级道歉,于是我把那位被推的学生带来教室,让小喆当面承认错误并道歉。事情结束后,我到食堂领了一份早饭给他吃。

周四:早上,我一进教室就问小喆今天有没有吃早饭。晨读时,小乐身体不舒服,我对学生说:“我们今天对小乐要温柔一点,他身体不舒服”。在操场做完早操返回教室时,我听到小喆对隔壁班的学生说“小乐生病了,要温柔一点”,心里不由一想他其实还是记住了我的话,回到教室晨会课时我表扬了他。

周五:早上第一节课后,小跃不小心把小喆的背抓痛了,小喆在教室里大哭,为了报复小跃,他把小跃的书扔到地上,恰好我走进教室,向学生了解完情况下后首先批评了元凶小跃,我告诉小喆“小跃不是故意的,你不应该乱发脾气,你今天早上收到了小跃妈妈的糕点,她很关心你,要宽容点,小跃生活能力差,你可以经常关心和帮助他。”正在这时,有学生走进教室对我说“今天天气热,小跃妈妈刚才看到我,让小跃把外套脱掉。”小喆马上向前帮助。

记录结束后,小喆的形象常常浮现在脑海里,之前与他相处的很多细节被我一一拾起,对比之后发现自己对小喆缺乏教育策略,特别是他情绪爆发时自己不能控制情绪容易以暴制暴,给学生以不良示范。很多时候,我对对小喆只是了解而不是理解,了解他的组合家庭,聚焦于他的行为问题,对他敏感的情绪却不能感同心受,忽视他做事积极举动,能主动关心他人。

伊索曾经讲过这样一个寓言:有一天,一位农夫牵着驴走到悬崖边,他怕驴子跌下去,便用绳子把驴往回拉。谁知驴坚决不肯,越拉越向外挣扎,最后跌下深谷。路人见了,忍不住好奇地问:为什么要硬把驴子拉过来,而不用一把青草把它唤过来呢?作为班主任,我需要反思的是,当孩子出现问题时,我给的绳子多,还是青草多呢?从那以后,小喆的一些小行为问题我会善意地提醒他注意,原则性的问题会指出其改正的方向。当班级里的一些学生出现困难时,提示他主动帮助他人,如本学期一位因脑瘫右手无力的学生需要进行精细动作训练,他就会在一旁主动协助。为了让小喆感受到老师对他的重视和欣赏,交资料、开教室门、监督班级卫生情况等任务我都交给他,成为班级里可靠的小管家。遇到他乱发脾气,情绪爆发等情况,我会等他平静下来再处理问题,他也不再动不动躺在地上不肯起来和哭泣。

 沈从文是我最喜欢的作家,他有一句非常简单的座右铭叫“耐得烦”,每天面对纷繁复杂的班级细节不正是需要耐得烦吗?这些特殊孩子也许永远不可能达到普通孩子的水平,但人生真谛不就是在路途中的努力和艰辛吗?我们不是因为有了希望才努力,而是只有努力了才会有希望!几年的相处,学生并没有突飞猛进的进步,他们只能像蜗牛一样慢慢地前行,作为班主任只能用心、用情、用智慧,寻找有效措施和方法,静静地等待着他们的蜕变和绽放。

惠敏学校   图书馆  翁惠英老师推荐


分享到:
相关信息
上海市奉贤区教育信息技术中心 版权所有